當前位置:學識網 > 論文 > 畢業論文 > 醫藥學論文 > 藥學 > 藥學

2017年藥學論文

2022-07-02信息舉報

  中藥是指依據中醫學的理論和臨床經驗應用于醫療保健的藥物。下文是學識網小編為大家整理的關于2017年藥學論文的范文,歡迎大家閱讀參考!

  2017年藥學論文篇1

  中藥學發展的前景探討

  【摘要】在對中藥西化與中西藥合用的基礎上探討分析中藥學發展的科學理念,并論述了其所具有整體大于部分之和,整體并不等于宏觀等特點,認為中藥學發展需要西藥來補充,但要以科學理念為指導,不斷總結與發展出新的辨證施治規律。

  【關鍵詞】中藥學;發展;探討

  繼承和發展是前提,發展是最好的繼承,中藥學發展離不開中西醫藥學結合。然而,無論是中藥學發展還是中西醫藥學結合,在當前都還存在一些令人困惑不解的問題。其中既有理解的問題,也關系到科學觀念的轉變?,F以中藥學科學探討對此問題作如下探討。

  1中藥學現代研究的困惑與思考

  1.1中藥西藥化

  以往所進行的中藥學科學研究,大多探討的都是中藥西藥化。因為無論它們是怎樣表述的,其核心都是從現有的中藥中尋找、分離及提純所謂的“有效成分”或化學單體,其針對的大多都是西醫學的疾病,而這不正是西藥的發展歷程嗎?如青蒿素、黃連素等,大都失去了中醫藥學理論的表述和應用原則,我國《藥典》也已將它們歸入西藥收載。中藥西藥化也許是新西藥發現或創制的一條捷徑,然而,其作為中藥發展之路尚有明顯的不足之處。其一,從已有的中藥西藥化的結果來看,其雖然有成功的范例,但與整個中藥的數量比較就顯得非常之少。其二,從西藥目前的發展狀況來看,現代西藥的發展本身就似乎陷入了一個走不出的“迷宮”。鑒于已有藥物的臨床毒副作用和病原耐藥性等問題,人們忍痛地否定了一批又一批藥物的使用價值,不斷尋求合成新的藥物。

  1.2中西藥合用

  中西藥合用最早可以追溯到張錫純的《醫學衷中參西錄》。由于中藥辨證與西藥辨病治療側重和經驗積累的不同,使中西藥合用在很多情況下都收到了好于單純中藥或西藥的臨床療效。然而,由于中西藥分屬于兩個不同的醫學理論體系,其臨床適應癥也各有不同,在沒有合適的結合理論指導的前提下,尤其是在當今西醫藥學理論愈來愈強勢,中醫藥學理論愈來愈弱化的條件下將它們合用,不僅難免發生用藥理論和方法上的牽強附會與偏差,而且亦會常常影響它們的臨床療效,甚或導致嚴重的臨床毒副反應發生。

  2中醫藥學科特點認識

  2.1整體大于部分之和

  “整體大于部分之和”是古希臘的一個哲學觀念。然而,由于在“單因素線性分析” 上所取得的卓越成就,現代醫藥學乃至整個現代科學都將這一點忽略了。如現代醫藥學不僅注重對疾病發生的每一種因素的單獨認識與把握,其雖然也用復方,或在處方中也常有兩種以上的藥物使用,但多是針對不同“病因”而各自為戰的大拼盤;其也重視藥物之間的相互作用,但其多局限于兩種藥物之間。而中醫藥學辨證施治不僅在診斷上強調要“四診合參”,形成一個整體“證候”,而且在治療上,也是采用君臣佐使理論將其多味中藥組成為一個整體處方來進行試驗與觀察的。如研究發現,龍膽瀉肝湯與關木通加六味地黃丸及關木通加滋陰藥的配伍,能顯著減少其煎液中的馬兜鈴酸A含量;關木通加利水藥與關木通加清熱藥,其煎液中的馬兜鈴酸A含量減少不顯著;而關木通加甘草與關木通加附子,均可顯著地增加其煎液中的馬兜鈴酸A含量。關木通經過炒焦、與滑石粉炒和與麥麩炒后,其煎液中的馬兜鈴酸A含量均有顯著性降低(P<0.01)[1]。當代名醫用附子,李可最大量一晝夜達600克,祝味菊最大量在45克,姜春華用9克,而李翰卿則用0.3克治愈過心衰的患者,其間最大相差達到2000倍,而都取得了“起沉疴”的臨床療效[2]。這用傳統科學的理念是無法理解的,對此應該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

  2.2整體并不等于宏觀

  整體觀念是中醫藥學的一大優勢,但整體并不等于宏觀。后者只是對宏觀規律的認識與把握,前者則強調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系與相互作用。由于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系與相互作用,使整體具有了“非線性”與“整體大于部分之和”等復雜性科學的特點;從而使其整體的特性不僅取決于其物質的構成,而且更是由物質之間的關系與構成方式來決定的。如“蝴蝶效應”只能在特定的復雜氣象條件下產生;由于中藥的配伍、劑量與炮制等不同,使其處方的作用有很大區別等等。那么,中藥學發展不僅要重視其有效成分等物質性研究,更不能忽視對其復方配伍、炮制及其臨床辨證施治規律等的認識。中藥的療效與毒性,既不能唯成分而論,也不能簡單地依據劑量的大小來確定;而是要綜合考慮其辨證施治、處方配伍與藥材炮制等諸多因素。

  2.3整體認識需要微觀化但必須轉變科學觀念

  整體認識不僅需要微觀化,而且可以隨著認識方法與觀察指標的微觀化而微觀化,只是要以復雜性科學的觀念為指導。這是因為:(1)證候狀態的認識、分析與處理,不斷需要新指標、新方法與新藥物來提高、發展與豐富其水平、能力與手段。如有人將顯微鏡(及電子顯微鏡、X光、B超等)稱為“放大眼”,把聽診器等叫做“放大耳”,它使我們看到和聽到了以往未能見到的現象。再如溫病學向稱濕溫纏綿難愈,因濕邪重著黏膩,濕與熱合,如油入面;但諸如腸傷寒、鉤端螺旋體病、布魯氏桿菌病等濕溫類溫病,今天已知并非“纏綿難愈”,因為用特效抗生素治療,多能迅速遏制病情[3]。(2)中醫藥學的辨證施治或對證候狀態的認識、分析與處理,雖然說傳統上以宏觀指標與天然的動植物藥物為主;但其并不是一成不變的,而且每一次隨著新指標、新藥物與新方法的引進,都給其臨床療效與辨證施治規律的認識帶來了飛躍與發展。中醫藥學現代研究既要重視對每一種因素、每一種藥物甚或單體物質的作用特點與規律的認識,更不能忽視對中藥復方綜合作用、處方配伍、劑量與炮制,尤其是其臨床辨證施治規律的研究;并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在不斷引進新指標、新藥物與新方法的基礎上,總結出新的辨證施治(證候狀態分析與處理)規律,以更好地豐富與發展中醫藥學。

  【參考文獻】

  [1]胡芳,潘金火.關木通及其炮制品中馬兜鈴酸A的含量變化[J].時珍國醫國藥,2009,20(3):672-673.

  [2]許明輝.淺談李可老中醫運用生半夏的臨床體會[J].中華中醫藥雜志,2010,25:1415-1417.

  [3]喬富渠.中醫理論應不斷創新[J].世界中醫藥,2008,3(5):


以上內容來自互聯網,請自行判斷內容的正確性。若本站收錄的信息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請給我們來信(xspiccom@163.com),我們會及時處理和回復,謝謝.
  • 返回頂部
  • 免费一级片